2015年05月21日

洁白的雪花,寄託著我的情




連日天欲雪,今晨始見蹤;紛紛又疾疾,無意留芳影 。

————題記

再見這些精靈,已是十個月後。

一早起來,陰鬱了幾日的老天,依然一付舊日面孔,灰沉沉沒有半點生氣。更讓人確信:那些所謂的天氣預報,真的就如同熱戀時的諾言誓語,經不起時間的考證。

打發孩子吃飯上學的功夫,老天似解了風情般,紛揚起漫天的雪花兒,似鵝毛,似棉朵兒,似柳絮,因風而起,揚撒著積蓄許久的熱情,扯起天地合一的序幕,連綿了一種奔赴大地懷抱的情愫。

走在落滿積雪的石板路上,迎面北風席捲的雪花兒,竟沒有絲毫寒意。茫茫宇宙間,除卻靜默的松柏,肅穆的廟宇,遒勁的枯枝裸幹,似乎唯一個我,與這漫天呼嘯而至的飛雪,邂逅著一份久違的美麗。

寒風挾帶雪花的逼迫,已然無法張開眼前行,只能倒退著行進在廣場上,感受天地人雪融合的沁涼。

恍惚間,一身影映入半張半合的眼中。忙定睛於風雪的呼嘯中,竟是一位步履蹣跚的老人,於階上的健身器材間活動著自己不再靈便的腰身。一把手杖,孤零零倚在旁近的臺階上。他右臂內曲,右腳向內劃步的姿勢,儼然一典型左腦栓塞後遺症患者,在這風雪肆虐的廣場上,努力地詮釋著對生命的那份熱愛與渴望。

我駭然。

擁有靈便手腳的我們,如何能將生命的意義體會得這般透骨入微?唯有經過生與死的洗禮,才得徹悟到它的真諦吧。內心的敬畏,叫我作久久徘徊,注目老人蹣跚著穿梭其間,不斷變換著身姿,感染著他的執著與堅毅。

移步廟宇內 ,近距離感受神靈的威懾與莊嚴。空寂的院落,靜默的松柏,環繞的飛簷翹角,賦予人們一種森嚴。正殿門前那個匍匐參拜的身影,宛如雕塑般,對神靈的那種虔誠的姿態與神情,讓我肅然。

佇立雪中,靜聽飛雪落下的梵音,濡染著一份虔誠。無論在寺外如何肆虐,在這莊嚴的寺內,神靈前, 雪花兒似乎也收斂起它的張揚,只靜靜地完成它下凡的路程,給這肅穆的廟宇蒙上層層神聖與空靈。

來到街上,剛踏上一門市的臺階,濕滑的路面,將我從空靈的上界拽至凡間,因凝神於腳下,忽略了這是家正在裝修中的准面點屋。上臺階易下臺階難,前後跟兒加厚的長靴,猶如置我於高蹺上 ,平日的得意,抵消不了此時的狼狽。慌亂中,雙手抓向階下一中年男子,有他穩健而有力的扶持,我安穩落下。

感謝之語自不必說,內心湧起的溫熱,頓時融化了風雪的沁涼。儘管,我自始至終沒有看清他的模樣,但又有什麼關係呢?那雙手傳遞出的正能量,已然永駐我心。

昨日那場徹晝徹夜的風雪,在賦予人們愉悅的同時,也給今晨的出行增添了恐懼和艱辛。冰封的路面,光潔如鏡,即便步行,須得小心再小心,更何況其他的交通工具?好在許多部門臨時的規定,在原則之外,不乏些許溫情——比如小學取消早自習;比如中學取消周日補課;又比如上班延遲報到等等,都在體現一個安全的基礎上,加進幾多人文的關懷。

與一位大姐親密接觸,在她被光滑的路面從自行車上掀翻後,躺倒在小心走路的我的腳邊。伸手攙她,連同撿拾滑落地下的物品,完全出於下意識,沒經過任何思考,似在做自己的分內事。回報她滿臉堆起的笑容以同樣的燦爛,像對待親人般,拍拍她的肩膀,以示安慰和叮囑:前路漫漫,年齡不饒人,千萬千萬要小心!

人心的冷暖與良善,在相互的傳遞與給予中,給這潔白的精靈,籠上了些許聖潔與清靈,這種潛在的正能量,卻不是因了“舉頭三尺有神明”的敬畏,完全是基於內心的至真至誠,至純至淨,這雪中無處不在的風景,予冬日的蕭索一幅幅別樣的色彩與風情。  


Posted by offend at 15:56Comments(0)康泰旅行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