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05月28日

暗戀


一群人,吱吱喳喳的,一路上都挺讓人注意,好不容易才上了車,才稍稍平靜了會。然而幻秋的心是無法平靜的。 因為有他,而且還有她。 公園裏的那條路也實在是長了點,雖然兩旁的景物都很好、很美,然而幻秋心裏的那份情看上去更美,美得讓人心酸,讓人心痛。 故意把腳步放得輕松、歡快,故意地大聲說笑,故意地讓自己跑在最前面,讓距離拉得最遠搬屋服務,為的又是什麼呢?為的是要告訴他,沒有他會依然完好?那為什麼還要落淚?

幻秋有太多的夢,也真的太喜歡夢啦,整天讓自己活在夢裏,不願清醒,害怕清醒。故事蒙了層紗,明明已經知道了薄紗後面的結果,卻還是固執地要去揭那層輕紗,令自己受傷。 他終於趕了上來——帶著她,說是趕,實質上卻是等,幻秋等人的等。想想,他有必要走得那麼快嗎?可人兒在身邊,漫步總是一種享受。幻秋突然把腳步放得很慢很慢,落在了他的後面,深深地望著他的背影,看著他的一舉一動,仿佛旁邊的那個就是自己。

久久地站在湖邊,盯著湖面看,半天不說話。他說過,他會選面包而不選愛情,幻秋自知不是他事業上的幫手,成不了面包,但這又如何?並不能阻止事情的發生。 幻秋是矛盾的,同時也是怯場的常客,總認為感覺是她的唯一,然而,她卻不知道,故事會有演變成幻想泡影的那一天。

公園裏的牆雕、石雕之類的東西很美,迷信的氣氛也蠻重。幻秋不停地跟著雕物跑,不斷地往前走,投入地想雕物裏的故事,幾乎已經可以忘了他的存在。這時候,她是一個完整而真實的她。是的,她愛藝術,愛幻想,同時也愛秋天,因為秋天像她。感性、蕭瑟、冷酷。當然她也有了藝術家的那種看上去很美,很浪漫的東西——酷愛自由。“幻秋,別坐上那去,好嗎?危險!”

“為什麼,我這樣子很好,我願意這樣。”真的,她坐上去的那個地方很危險,稍不小心就會掉下去,不是很高,只有幾十米,但很多石頭,摔了下去,絕沒好果子,可是她這時候就喜歡這樣。 “那邊挺好玩的,你一定沒有看過那幅長長的Safety surface浮雕。好看著呢。”說著,同伴一屁股坐到了她的身邊,角色可想而知。 “這邊有個觀音廟,我去看看!”話還沒說完,人已經向觀音廟飛去啦。同伴搖搖頭,實在無話可說,來個千裏傳音,扯開嗓門向著對面的他與她開起玩笑來:“別被彼此的超極電力電焦啦——!哈哈——”

這是個什麼鬼觀音廟,拿著香到處轉了一圍,連樣點火的東西也挖不到,算了,幹脆把香扔一邊,就這樣在地上一跪,兩手合十,嘴巴一張一合的,也不知許啦個什麼願。看她那神情,似乎與他無關。 避開他。是幻秋此時最想做到的。 所以,當到了一個分叉路口的時候,特意讓他先行X步,然後選了另一條羊腸小道,大步跨去。終點集在一起時,也是匆匆掃了他幾眼,盡快踏上“歸途”。滿以為他會牽著她的手,在後面娓娓而至。回頭一看,情況不然,幻秋心被抽的曆害,猛地一顫,腦裏空白的一片,眼淚已經無法忍受意識的禁固,嘩嘩地流啦滿面,幸好只有她一個人跑在最前面,不會有人知道她在哭。她是想逃,但要看完故事的落幕。

他站在峭壁的下面,而她在上面,有點靦腆,有點害怕,但旁人一看就知道那只是撒嬌的一種表現。輕輕地觸及緩緩伸出的雙手,牢牢地抓住,用力穩穩地一帶,倆人就站在了一起,彼此的手互相嵌合著,向這邊走來。時不時地相互對望笑語。 “幻秋,幻秋,別跑那麼快,大家都還在後邊呢。”不跑行嗎?不行,那樣的話,按幻秋的性格,她可能會吼他們,會大笑出來,會做一些不在常人思維中的事來,那樣會嚇著同伴的。故還是逃也似的跑開啦。

開始,不相信,是有理由的,而且還有感覺來助陣,可是現在,理由已不再成立,感覺也被鄂殺得不複存在。剩下的只有幻秋那顆破碎的心。 破了的幻想就如碎鏡一般,無法重圓。留下的只是一些心酸的回憶。 幻秋後來就迷上了上網,所有的業餘時間都用在它身上了,沒有一點點的剩餘,三餐也濃縮成一餐。一個星期下來,整整瘦了一圈,整個人都顯得極柔弱,似乎一碰即倒,一捏即碎,上樓梯也得靠著欄杆的扶持。老同學各式各樣的數學課程勸告,都無濟於事,因為她們不知道事情的真相,無法對症下藥。

混混沌沌地又過了一個星期。 手裏沒有傘,沒有雨衣,沒有一樣可以稍稍擋一下雨的用具,它可能會打垮幻秋。無力地開了門,剛踏進一步,就看到落地窗上的影子,一臉的無奈,大概已經麻木,幻秋被自己全身上下所散發出的淒涼、蕭條、冷酷猛地嚇了一大跳,不禁低喊出來:“這是我嗎?……”當走到房門的時候,再也無力到床邊,靠著房門,軟軟地向下滑,縮成一團,由開始至今,第一次哭出聲來。味道很苦,她真的太累啦。 看來,這次她應該去找找大海,聽聽海浪的聲音。

在她迷上上網的同時,也深深地喜歡上了《海浪》這首歌。不知是不是巧合,每當幻秋在網上大吐酸水的時候,電腦室裏就會播放這首歌,不知道它的歌詞是什麼,只知道它的每個音符都能牽動心裏的那根弦,讓她落淚。 走在沙灘上,享受著海風的撫慰,海水的親吻,幻秋確實平靜下來啦。生活也漸漸地回到軌道上,只是,每次聽到《海浪》時,還是會落淚。 它的每一個音符都好像在告訴幻秋,曾經,你有過這樣的一個故事。竟已成故事,就只好讓它變成回憶,愛情並不是生命的全部。  


Posted by offend at 17:21Comments(0)生活百事達

2013年05月23日

與父對弈


看到同事在空閑時下象棋,久而久之不禁棋興大發,也想過一下棋癮。興沖沖趕回家擺起棋局,叫來父親,父女倆也下起了象棋。

拿起棋子那一刻,我被那已久遠卻依然新鮮的感覺深深地震撼了,童年與父親對弈的情景曆曆在目:兒時父親和別人下象棋時的聚精會神、冥思苦想和不時傳來的“將軍”聲,讓我對小小的棋子產生了興趣,很想深入其中探一究竟,便時常纏著父親教我下棋。棋子雖小,可棋局的千變萬化把年少的我迷得昏頭轉向,而“可惡”的父親總愛捉弄我,他讓我雙“車”。我可以說是初生之犢不怕虎,拼命吃他的棋子,但他根本不在意,幼稚的我玩著身旁越堆越高的Claire Hsu敵棋,不禁喜上眉梢,洋洋得意,在我沾沾自喜的時候,父親往往是牽一發而動全身,一聲“將軍”把我嚇趴了。

幾個深入我“營”的棋子把我“帥”包圍住了,我氣急敗壞地力挽狂瀾,可惜大勢已去,回天無術。更可恨的是,在我潰不成軍的情況下,父親竟與我玩起了貓捉老鼠的遊戲,他不會一下子吃我的“帥”,而是一步一步地逼我的“帥”上下左右地逃命,可怎麼走也只能在九個小格子裏竄,就像孫悟空怎樣翻跟鬥都翻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。結果每回我都大敗,而父親總不肯教我怎樣走象棋,他只說你愛怎麼走就怎麼走,氣得我嘴巴翹得老高。這也是我的棋藝總不見長進的原因,隨著年齡的增長,我也越來越少下象棋了。

想起兒時的往事,我不禁“撲”的一聲笑了出來。父親還是老樣子,還是讓我隨心走,不去約束我,還是每回都設好圈套讓我鑽進去,還是玩貓捉老鼠的遊戲。結果不用說,我窮兵黷武,還是慘敗在父親手下,我的棋藝仍是一團糟。

猛一抬頭,父親頭上的白發刺痛了我雙眼,不經意間光景不待人,須臾黑發成銀絲。銀絲顫顫,撥動女兒心弦,第一次發現父親真的老了,心中生出一陣難言的Gift And Premium Fair Company酸楚,一些熱熱的東西湧上心頭,湧上眼底,我陷入深深的自責中,有淚無言,纏繞在心頭的惆悵,推不走,排不去。

因工作的繁忙,每天早出晚歸,很少和父母在一起吃飯,也難得有時間坐下來和父母促膝談心,假日總是和朋友出去玩,美其名曰“解壓”。此時此刻才明白欠父母的已太多太多了,只知道母親每天做健身操,父親喜歡養鳥,至於父母是怎樣打發一天的時間,我卻全然不知。現在想想,我是真的是愧為人女。

如今,我從再次與父親下棋中悟出:該把自己的時間分一點給父母,分享一下他們的快樂,分擔一些他們的憂愁。至於下棋的movie player贏輸,對我來說並不重要。我只想找點時間,陪陪退休在家、生活單調的父母,盡一份做女兒的孝心。  


Posted by offend at 15:13Comments(0)生活百事達

2013年05月13日

誰的離開,誰來承載。


秋風蕭瑟,落葉紛飛。誰人不知歸路。梨花帶雨,花香搖動。離開是一場夢。 ——題記 文/空靈

月夜清涼,濕了一地。燭光搖曳,忘了自己。寂靜、無人的老街獨行著世間落漠之人,任昏黃的燈光將影子越拉越長。只一程山水,盡將彼此縱隔於光陰的兩岸,無語凝咽。置於瑟瑟秋夜,寒意竟如此蝕骨,一種說不出的孤單襲來,或許,天寒,人會越發的惆悵,遊離的目光定格在那忽明忽暗的街燈,隨著影子的拉長,心中竟有一種道不明的蒼涼。

紅塵路上,竟是無奈裝滿行囊。幾番風雨,幾許陽光。縱有千般怨,萬般情也融化不了滿身的疲累,心酸從不與何人商量。誰的離開竟是如此張揚,攜一水行程,踏一路風霜。讓我的目光依然那麼堅強。我們不是說好了嗎?不離不棄,相依相伴。又為何你中途離場。留下孤獨的我,獨自悲傷。不思量,自難忘,碎斷腸。讓分離的事實用文字來扮演,是否殘忍,悲愴。

學會了一個人靜靜的走,靜靜地看沿途的風光。也學會了獨自站立在某個路口,只為一睹昔人的模樣。可人生畢竟坎坷,畢竟無常。牽好的手說散就散了,說好的話也隨風飄揚了。我努力觸摸你手尖的那一份靈動,感知靈魂的那一抹陽光。卻每次失望的歎息,我怎麼不小心把你弄丟了。我似乎聽見淒涼的旋律響起,班駁的時光蒼白了回首時的茫然,在如此涼落的年華裏,我終究要一個人輕輕的來,靜靜的走。

我知道世間最美的情懷應該是真摯、單純而又溫暖的。就如想你時,嘴角那甜甜的一笑,眼裏那晶瑩的淚滴,心裏那淡淡的憂傷。雖然哀怨、痛苦,但心情卻是甜蜜的。也許,這就是愛了,我們每個人不都曾為愛感動過嗎?她就像一顆美麗的露珠,撫摩著綠葉的心事,每一顆都是那樣晶瑩、透明。這難道不是世間最美的風景嗎?

也許,有一種愛叫離開,為了天長地久而離開。如果有一天我的離去能夠讓你更珍惜,我寧願頭也不回的離開。哪怕只是水中月,鏡中花……一段又一段走近又走遠的流年,竟是一場又一場心悸而又身不由己的分離。

誰的離開,誰來承載。只歎是緣捉弄人,不曾想份為天意。傷感是成熟的陪伴,終放手時莫強求,觀庭前花開花落,看天上雲卷雲舒。就讓一切了無痕。  


Posted by offend at 17:14Comments(0)生活百事達

2013年05月06日

對我咆哮的一只狗


清晨我照常提著水桶,背著我的背包走在返回的路上,來到岔路口看見兩只狗正在玩跳,我的目光在它們身上停留了片刻,突然那只較小的狗停止親呢朝我狂叫,我被這突如其來的突發事件嚇呆了,一時不知所措,站在原地不動,准備用水桶防禦,見狀那只小狗後腿成弓步,面目凶惡,仿佛即刻要向我發起攻擊。我內心膽怯,嘴裏厲聲呵斥,佯裝鎮靜。小狗也不敢輕易發起攻勢,就這樣小狗“汪汪“狂叫,我原地不動,我們陷入僵持。我的雪纖瘦真正無創拉皮 強勢登場心毛骨悚然,仿佛已經挨了狗兒的一咬,渾身被一種靈異包裹,頭皮發麻,我原本不知道狗的叫聲居然如此厲害,今天算是較量了。

那只小狗見我並不示弱,無奈中停止咆哮,轉而又和那只靜默在較遠的一旁在觀看中等待的老狗繼續玩跳,我小心謹慎的瞻前顧後,挪動自己的步伐,眼光關注著那只小狗想確定它是真的放棄了挑逗的刺激,可是那只小狗見我欲走,又想從後攻其不備,我只好再次停下腳步,彎下腰,順手撿起一顆石頭,看來我也只好自我防衛了。我知道這樣一來,我勢必要和它展開一次具有攻擊性的戰鬥,這場戰鬥誰勝誰負還不可預見,因為我天性怕狗,如果它來硬的我勢必先敗下陣來,我們之間進行著一場心理戰,特別對於我……
那種靈異的感覺越發真切,仿佛從我的靈魂深處不斷向外滲透後又從我的頭皮蒸發,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這一切的真切,難道真有鬼魂附身之說?小時候老人常說:狗的眼睛是最明亮的,可以分辨出人和鬼,只要有鬼魂附了身一遇見狗,狗就會用叫聲嚇走鬼……伴著那只狗不停地狂叫,我陷入毛骨悚然的泥淖,頭暈目眩。我不知道該怎樣結束這場持久戰,最好是那只狗知難而退,否則我真不知該怎麼辦了……

我就這樣僵持著。我的耐性到了極限,神經緊繃。還好,我的穴位埋線心松弛了一下,那只狗或許是叫累了吧,或許是自覺沒趣了吧,或是附在我身上的鬼魂已經被它嚇跑了吧……我不得而知,那只狗又轉身和那只等待它的老狗繼續親呢去了。這一次它真是放棄了,不再是狡黠的以退為攻。在得到確定答案後,我才敢於再次邁開我回家的步伐。

無意中經曆了這麼一遭,仿佛覺著有寫下的必要,因為在我們時常的生活中也難免有被“瘋狗”咬一下的時候。有時候有一些事情是不隨著你的意願改變的,有時候你無意的一個舉動也會為你招來“瘋狗”狂叫:一個耳光,一段謾罵,一段不愉快,一個口角……我一直不明白:由此怎麼就可以生出那麼多事端?在一些無法避免的無辜的傷害後,我們僅用一句:我錯了,我後悔了,我太沖動了,我也不知道當時是怎麼了……就這樣輕描淡寫的掩蓋,試圖去彌補無辜的傷害,得到別人的諒解,這不是自欺欺人嗎?這也不過是強勢者借以欺負弱小者的軟化武器,其真正地殺傷力遠比現象難以預見。

歸根結底是不是我們內心深處缺少了什麼重要的不可失的東西?我們的心理健康是不是出現了異常?過錯是無法彌補的,即使彌補也無法痊愈如初。知錯了還知悔改,總也比執迷不悟,一意孤行聊以寬慰無辜受傷的Cosmo 姊妹裙心靈一點慰藉!但凡事只有自己遇見才懂得計較與不必計較之間的權衡,我們可以將自己的過錯一股腦全部推卸給別人,我們卻無法坦然面對自己內心的安寧。故而有的人為了尋求內心安寧大行施善,彌補自己的罪過,以求安生。可是有的人依然如故,惟我獨尊,肆無忌憚,傷害無辜,令人避而遠之。不知有一天厄運臨身,他可否會有所醒悟?悔恨交加,難脫懲罰?一定會。

無意中這麼一只小狗,異樣的舉動,波及我內心的漣漪,聊作一記共享。  


Posted by offend at 17:33Comments(0)生活百事達

2013年05月03日

時光慢慢變老


朝霞爬滿窗幔,看似暖暖的,卻有著陣陣涼意。想著一年一度的秋,就這樣來臨了。心如這秋,沒了收獲的喜悅。卻有種塵世曆練的無奈。更有種得到了,失去了,也似乎從來沒有得到過的悵然。歲月如繭,想象著一生的歲月,如變幻的四季周而複始。我的心有種蛻變的Freight Forwarder Company味道……

水一樣的年華,花一樣的青春,我們都曾有過。那時的我們,是父母眼中的乖孩子,老師眼中的好學生,我們的人生按照既定的軌道,像出廠檢驗過的合格品,被安置在了一生或許都無法更改的命運起點,我們不需要尋找,我們不需要迷惘,我們只需把熱血、激情在按部就班的青春歲月中一點點揮灑,磨合我們似有點桀驁不馴的結他課程性情,一點點,一絲絲, 將希望的美好融化消弭,我們不知不覺中撞出了青春的地平線。

浪漫是一首我們不懂得詮釋的詩,悠悠然跟著歲月,我們開始了有家的生命。我們不懂的家的意義,卻知道延續著父輩的軌跡,繁衍、勞作、生息,我們不知疲倦,我們不怕挫折,我們堅守清貧的歲月,我們把所有的愛傾注給孩子,任憑時光淡淡刻上我們的容顏,任憑歲月慢慢流淌出滄桑。孩子的成長像搖搖生輝的小樹,像蓬勃蔓延的花草,絢爛亮麗的風采,而我們在那陰陰退去的時光剪影中走向成熟,安享淡泊。

歲月慢慢變老,我們所期望的,我們所渴望擁有的,似乎離我們不再遙遠,但是我們的心卻將老矣。我們向敢怒敢言,敢愛敢恨的往昔告別,將爬滿虯枝錯節的心不露痕跡,用一個儼然淡定從容成熟的外表活在當下。我們的心像一灘靜止的水,沒了張揚的沖動,沒了叛逆的激情,沒了憂怨的絮叨,只有直面現實,與心靈唯美的契合。

我們能夠冷靜地思索,想過一種什麼樣的生活。但是我們知道,有種可能性已經為零。我們不能細細咀嚼純物質化的生活,更無法追隨日新月異的時代潮流,我們像似夾縫中的無法適存者,環左右而無言。世界在變大,我們在變小,心與心的距離,如眼前的你,眼前的清洗冷氣我,面對面卻似同一張面孔。

時光蒼老,快如流年,轉眼間,我們走過了一生一季。一抹夕陽,一把搖椅,一柄拐杖,一杯清茶,看光陰碎碎成剪影,憶歲月淺淺如流彩,我們想著,慢慢地走,慢慢地老去……  


Posted by offend at 13:11Comments(0)生活百事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