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04月28日

文字是流年的印章

默守年華最深處,碧水千盡,緊鎖心門,不問花開,不觀雪落,梳姿弄影,岸草

相依,天涯相望。往事隨風遠,煙漠繞千山,誰如我相思門?誰解我相思苦?日

月同舟,山川相連,誰許我一世夢裡水湘雪纖瘦黑店?誰贈我一曲寒殤?誰將一縷青絲斑白

成霜?誰將離曲彈奏無悔的情長?寫盡絕世的蒼卷,能否換的你縱世的顏歡?

踏盡一世浮影,寒流冰封霓裳,歲月無力風乾所有的思念,飛雪舞不盡癡戀纏綿

,詩魂牽愁,下筆難收,雲凝盈淚,拾起破碎背後的Hair Class蒼涼,憑悼暗香殘留的落寞

,池塘月色,誤入蓮心,不料精靈飄雪也殺人。

從靈魂最底層代碼到戶外構建極致的絕美,全是獨自演繹記憶深處的華蓋,點點

滴滴都是對你眷戀的啟賦,冰雪奇緣,淩風飛鴻定格真情的痕跡,劃過瞬間相逢

的純美,孤獨是靈魂的伴侶。

煙花易冷,情深易傷,我不知該用怎樣的雪纖瘦黑店文筆抒寫你對我深深地傷害,詮釋我對

你深深地摯愛,然而我知道此時的你忙碌奔波,菩提有渡,歲月深愛,我會在遙

遠的地方,用最合適的姿態雙手合十,為你默念開心快樂與你並肩,幸福安康伴

你永遠永遠……


  


Posted by offend at 19:02Comments(0)

2015年04月22日

痛苦的蛻變

生命中總有許多無法修復的缺陷,比如人天生有殘疾,比如物用有時盡。一道風景,可以是一種難以衷訴的興緒;一份快樂,可以是一種平淡如水的情懷;一個理想,最好脫毛中心可以是一種瑣碎簡單的生活。下至小老百姓,上至富貴人家,過日子,討生活,總會經歷擔驚受怕、朝九晚五,並不是所有的彩虹都會呈現完美,所有的春天都是百花盛開,而人不是所有的情緒都要告訴別人,因為懂你的人往往在你最沉默的時候,早已將你的心事一覽無餘。
每個人,都行走在自己城市的末端,Dr Max教材低著頭踩著自己的腳。我們要試著去愛上生命中的那些不完美,這樣才能遇見那個遙遠未知的自己。穿過時光的長河,更多的時候,動力來源於傷害,也許只要往前走一步,就會遇見柳暗花明。疼痛,Dr Max Disney是成長的一劑良藥,苦澀難聞的藥味,使人猛醒,如晴天霹靂。那種直入心靈的痛,更能讓心靈發生痛苦的蛻變。所以,面對傷害,在恨的同時,也要產生一種反抗的力量,以愛對很,恨自然就會消失。而多年以後,那份恨就會化作感激與感謝,因為它鐫刻了你的成長。所以曾經的種種,都會被歲月還原成幸福,給你以不期然的感動。  


Posted by offend at 13:33Comments(0)Dermes HK

2015年04月16日

枝枯葉落






濃郁的思念終於化作了,一片開心的笑臉。陽光輕柔,天高雲淡。陣陣秋風和著細細芳香,在心田裏盡情地放飛著甜蜜喜悅,飄蕩著幸福甘甜。成熟的莊稼,累累的碩果,盛開的鮮花,是你一指揮灑的美景,滿山飄飛的楓葉,窗口癡望的目光,秋蟲唧唧的叫聲,是你心裏流淌的情意;“魚翔淺底,鷹擊長空,”悠遠的簫聲,是你剛勁躍動的畫面。朝露夕霧,潮濕了天地,也潮濕了多少離情別緒的眼。陰晴冷暖,惆悵了星辰,也惆悵了無數孤獨失落的心。秋天,融匯了四季最美的風光色彩;秋天,豐潤了歲月最真的爛漫情懷。秋天,在失意文人的眼中,秋天是一個秋雨綿綿,雨打窗櫺,枝枯葉落,萬物凋零的季節;秋天,在自信樂觀者的眼中,秋天是一個“晴空一鶴排雲上,便引詩情到碧霄。”自由放飛情愫的季節;而秋天,在“鋤禾日當午,汗滴禾下土”辛勤勞作了大半年,在渴求和等待中苦熬日子的農人眼中,秋天,是一個“喜看稻菽千重浪,遍地碩果萬裏香。”的喜悅豐收的季節。當秋日的晚霞和紅透的楓葉,把整個山林絢爛成一片火紅美景的時候,詩人杜牧讚歎地吟詠出了:“停車坐愛楓林晚,霜葉紅於二月花。”的贊秋詩句;當深夜來臨淒風勁吹的時候,淪為階下囚的詞人李煜,在牢中,透窗而看著一鉤彎月殘照的庭院,一種亡國之痛,萬千離愁別恨湧上心頭,不由的吟詠出了,“無言獨上西樓,月如鉤。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。 ”的恨秋詩句。當羌管響起,秋霜滿地的時候,身處邊塞的詩人範仲淹悲壯地吟詠出了:“塞下秋來風景異,衡陽雁去無留意。 四面邊聲連角起。千嶂裏,長煙落日孤城閉。 ”一種守塞將士思鄉,長夜不寐的淒涼景象杳然紙上。  


Posted by offend at 15:59Comments(0)Dermes HK

2015年04月08日

春色如煙

一卷卷抒墨在江南的畫卷。別過了冬的殘涼,一飲時光的溫婉,揮手柔軟一簾春暖。醉了青山,醉了琴川,醉了思的繾綣,醉了念裏黃花滿蹊,繞在指尖。

誰家院落柳笛聲聲,輕鎖著愛憐,一抹鄉愁飲花間。

暮色裏,一場薄雨翠生生的落在窗外,落在門馬浩文前的花瓣,花枝一顫,心跟著簌地疼了一下。家鄉的雨,在記憶的年輪上是輕柔的,輕輕的撫摸著柳絲,溫柔的灑落在房頂,農田…田裏那披著蓑衣,帶著斗笠的老農還在雨中細數著麥尖。

穿過濛濛的煙雨,一滴清淚滑落唇邊,清明時節雨紛紛,這紛紛的細雨伴著涼,落在心底的柔軟。眼前浮現的是家鄉的老屋,還有些門前的那片金色。

拾起故鄉的一縷炊煙,安放在枕邊,嫋嫋生陳柏楠出熟悉的容顏一一一故鄉。此時應是桃染村落,黃花滿蹊,蜂蝶嗡鳴。昨年的我坐在桃枝上搖頭晃腦的背著單詞,聲音穿過每一片花瓣,翩翩躚躚,母親通常會在桃園裏勞作,除草,施肥,點花粉…弟弟淨搗亂,一會捉鳥,一會爬樹,忙的不亦樂乎!父親依然忙他的生意,披星戴月的往返在城鄉之間。

一年之季在於春,春天的鄉村一片生機盎然,桃紅柳綠,油菜花怒放,金燦燦。人們都換上了春裝,滿面春風,腳步也變的輕盈飄逸,話語裏充滿了春意,暖洋洋的。田野裏一下子熱鬧起來,人們一邊勞作一邊嘮著家常,誰家的孩子考上大學了,誰家的女兒要出嫁了,誰家的莊稼長的特別好,七嘴八舌,一片譁然。孩子們則在田野裏肆意的玩耍,捉蝴蝶,拿蜜蜂,捉一種叫東南西北的蟲子,那蟲子神了,拿到手裏,你喊東,它的頭就向東擺去,你喊西,它的頭就向西擺去。當然我是不敢拿的,通常是男孩子捉到,拿來嚇唬我們,我們女生一聲尖叫消失在花海裏,身後留下男孩子的一片大笑。  


Posted by offend at 16:15Comments(0)Dr Ma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