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05月21日

洁白的雪花,寄託著我的情




連日天欲雪,今晨始見蹤;紛紛又疾疾,無意留芳影 。

————題記

再見這些精靈,已是十個月後。

一早起來,陰鬱了幾日的老天,依然一付舊日面孔,灰沉沉沒有半點生氣。更讓人確信:那些所謂的天氣預報,真的就如同熱戀時的諾言誓語,經不起時間的考證。

打發孩子吃飯上學的功夫,老天似解了風情般,紛揚起漫天的雪花兒,似鵝毛,似棉朵兒,似柳絮,因風而起,揚撒著積蓄許久的熱情,扯起天地合一的序幕,連綿了一種奔赴大地懷抱的情愫。

走在落滿積雪的石板路上,迎面北風席捲的雪花兒,竟沒有絲毫寒意。茫茫宇宙間,除卻靜默的松柏,肅穆的廟宇,遒勁的枯枝裸幹,似乎唯一個我,與這漫天呼嘯而至的飛雪,邂逅著一份久違的美麗。

寒風挾帶雪花的逼迫,已然無法張開眼前行,只能倒退著行進在廣場上,感受天地人雪融合的沁涼。

恍惚間,一身影映入半張半合的眼中。忙定睛於風雪的呼嘯中,竟是一位步履蹣跚的老人,於階上的健身器材間活動著自己不再靈便的腰身。一把手杖,孤零零倚在旁近的臺階上。他右臂內曲,右腳向內劃步的姿勢,儼然一典型左腦栓塞後遺症患者,在這風雪肆虐的廣場上,努力地詮釋著對生命的那份熱愛與渴望。

我駭然。

擁有靈便手腳的我們,如何能將生命的意義體會得這般透骨入微?唯有經過生與死的洗禮,才得徹悟到它的真諦吧。內心的敬畏,叫我作久久徘徊,注目老人蹣跚著穿梭其間,不斷變換著身姿,感染著他的執著與堅毅。

移步廟宇內 ,近距離感受神靈的威懾與莊嚴。空寂的院落,靜默的松柏,環繞的飛簷翹角,賦予人們一種森嚴。正殿門前那個匍匐參拜的身影,宛如雕塑般,對神靈的那種虔誠的姿態與神情,讓我肅然。

佇立雪中,靜聽飛雪落下的梵音,濡染著一份虔誠。無論在寺外如何肆虐,在這莊嚴的寺內,神靈前, 雪花兒似乎也收斂起它的張揚,只靜靜地完成它下凡的路程,給這肅穆的廟宇蒙上層層神聖與空靈。

來到街上,剛踏上一門市的臺階,濕滑的路面,將我從空靈的上界拽至凡間,因凝神於腳下,忽略了這是家正在裝修中的准面點屋。上臺階易下臺階難,前後跟兒加厚的長靴,猶如置我於高蹺上 ,平日的得意,抵消不了此時的狼狽。慌亂中,雙手抓向階下一中年男子,有他穩健而有力的扶持,我安穩落下。

感謝之語自不必說,內心湧起的溫熱,頓時融化了風雪的沁涼。儘管,我自始至終沒有看清他的模樣,但又有什麼關係呢?那雙手傳遞出的正能量,已然永駐我心。

昨日那場徹晝徹夜的風雪,在賦予人們愉悅的同時,也給今晨的出行增添了恐懼和艱辛。冰封的路面,光潔如鏡,即便步行,須得小心再小心,更何況其他的交通工具?好在許多部門臨時的規定,在原則之外,不乏些許溫情——比如小學取消早自習;比如中學取消周日補課;又比如上班延遲報到等等,都在體現一個安全的基礎上,加進幾多人文的關懷。

與一位大姐親密接觸,在她被光滑的路面從自行車上掀翻後,躺倒在小心走路的我的腳邊。伸手攙她,連同撿拾滑落地下的物品,完全出於下意識,沒經過任何思考,似在做自己的分內事。回報她滿臉堆起的笑容以同樣的燦爛,像對待親人般,拍拍她的肩膀,以示安慰和叮囑:前路漫漫,年齡不饒人,千萬千萬要小心!

人心的冷暖與良善,在相互的傳遞與給予中,給這潔白的精靈,籠上了些許聖潔與清靈,這種潛在的正能量,卻不是因了“舉頭三尺有神明”的敬畏,完全是基於內心的至真至誠,至純至淨,這雪中無處不在的風景,予冬日的蕭索一幅幅別樣的色彩與風情。  


Posted by offend at 15:56Comments(0)康泰旅行社

2015年05月06日

四月,讓我們牽著手,築夢流年





喜歡做一個溫暖的女子,簡單而快樂!為平淡的康泰旅行社日子,填補一份純情。一縷陽光,一季風雨。

喜歡做一個明媚的女子,美麗而真情!為每日的生活,增添一種感動。一抹笑逸,一襲清香。

我希望,做一個淡然微笑的女子,在我的微笑裏,蘊含著一份溫暖,深藏著一份感動,這是一中情懷,把這種清純的情懷,永不褪色地根植在我們每個人心間,開出溫情的花朵。

再簡單的女子,也有著細膩溫婉的心思,穿過一段段輕煙的歲月,趟過波瀾不驚一城池水,心中依然懷抱著夢想,孑然前行。

今天,我站在初春四月的田埂上,極目遠望,那來自空中大草原醒風拂過我的康泰旅行社面頰,我的靈魂在春天的季節裏震撼。無缺無憾的陽光,斟滿了一盞盞金燦燦的油菜花。春日裏柔嫩的枝條,在綠色的湖面蕩起圈圈的漣漪。一只燕子掠過碩大唱片似的水面,奏出一曲春暖花開溫馨盎然的歌。

四月,迷住了我的眼,滿眼的綠色,漫天的花海,我喜歡你的輕,你的柔,喜歡你的雲淡風輕。四月,我愛你的飄,你的美,愛你的風華絕代!

哦,春哦,讓我牽著你的手,面帶春風,洋洋灑灑的步入四月繽紛的大觀園吧!



每到四月,總有一種期待,期待赴一場最美的約會。

四月是一個與世無爭的世界,是一個姹紫嫣紅的春天。它是靜止的,更是流動的。四月是我的桃花源,是一座演繹童話的城,是一扇亮著燈的窗……

在美麗的大觀園裏,我等待著,期待著,不是相聚,而是重逢!

四月,你懂我嗎?這麼久,我依然嚮往著,南國的康泰旅行社濛濛煙雨,這麼久,我依然深愛著,北國的朗朗晴空。我依然回味著“如何讓你遇見我,在我最美麗的時刻”,回味著“陽光下,慎重地開滿了花”,回味著“那顫抖的葉,是我等待的熱情”,依然想像著能與你“在一棵開花的樹下,久久凝望”。

我看見,你來了,在一樹花開的時刻,玉樹臨風,飄然而至。

我看見林間的桃花,灑落在你的肩頭,陽光映射著你清秀的容顏。我多想緊緊握住你的手,從此後,我愛,你也愛;我暖,你也暖。

我看見你的眸中閃爍著一種晶瑩的幸福與感動,我聽見你的內心裏湧動的歌聲,我看見星子遍地的露珠,潤濕了你飄逸的清愁。

還記得,也是在這樣一個四月,春意芳香,冰凝了你我的心跳。

還記得,那是在暖陽的五月,上善若水,一樹花開。

還記得,那個六月,你陪我攜著一卷童話,來看海,濤聲是那麼的和諧的附和著我倆的清唱。

在這裏,你的詩句,朝陽,芳草,落英繽紛,牽牽絆絆,如水中的青荇。

在這裏,我的情意,春日暖陽,細雨敲窗,力透紙背,情深意長。

四月,讓我們的心靈小小地休憩一下吧,林間閃爍的康泰樹影篩落著斑駁陽光,給我們塵世的凡心帶來最明媚的溫暖。

兩顆驛動的心,無需躲藏,讓風聲感知一種穿透魂魄的靈犀吧!



四月的時光,很美,四月的路,很長。如果,我們在彼岸四月的國度裏能相守美好,如果在年年歲歲花開四月的季節依然能讀懂我的心語,如果即使遠遠遙望也能成為心中最美的風景,那我寧願一輩子不想見,一生長相憶,花開相依,花落莫棄。清淺時光,靜靜相守。

冥冥中,我深深的感覺到,即使我們相隔萬水千山,也能看到彼此的眼睛,即使遠隔時空,也能感受到彼此跳動的心靈。即使在陌生的世界裏,我們也能彼此回眸,繼續一份前生的約定,在相互交織的文字裏,讀懂彼此的意會與深情。

四月的約期,總是短暫,可是,我不怕別離,沒有別離,怎麼會有重逢。我不怕相思,沒有相思,怎麼會感覺到那份刻骨。

即使不見,我依然幸福。翹首四月,我的世界裏,每一處飄香的景致裏都能看到你熟悉的身影。無論是綺麗而曠遠的草原,白雲舒卷,綠茵鋪毯,你風度翩翩;還是浩瀚廣袤的大漠,胡楊紅柳,蒼茫孤煙,你一笑傲然。回望著那一幅幅靈動美麗的畫面,心生憐愛。深深知道縱然歲月偷走了柳綠花紅,卻永遠偷不走我們最初的誓言。

即使不見,我依然堅定。遙望四月,我的世界裏,每一席芳草地都能尋得你的蹤跡,執著而浪漫的筆觸,雕琢著數不清的陽光般溫暖地幸福,那裏有清奇地骨骼,有心動地寂寞。我和你的愛,堅定而深遠。我敢說,在我的生命裏,對你的這份深情,就是一棵胡楊,是千年不死地傳說。

當紅紅的日頭探出東邊,我們迎著朝霞沐浴雨露,行走在熟悉的小路上,心中愛的歌聲依然在田野裏傳唱。我睜開惺忪的眼睛,將四月的溫婉攬進懷裏,采一朵朵斛形的小花,於清晨的霓虹裏浣洗,有陽光暖暖的味道。

當你我一同在山巔漫步,你依然陪在我身邊,賞夕陽滿山紅時,任歡喜的微笑在面頰氾濫。我還是最愛聽你為我唱的那首《一生有你》:多少人曾愛慕你年輕時的容顏……由此,我更加珍惜我們遲來的愛。

這,在我的心底,已經足夠!

四月,天為我春;我為春繪,你是我眼底那一襲最純靜最美麗的藍,是我生命裏永不疲憊的眷戀。

親愛,這個四月,讓我們牽著手,築夢流年,好嗎?  


Posted by offend at 10:56Comments(0)雪纖瘦黑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