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05月06日

對我咆哮的一只狗


清晨我照常提著水桶,背著我的背包走在返回的路上,來到岔路口看見兩只狗正在玩跳,我的目光在它們身上停留了片刻,突然那只較小的狗停止親呢朝我狂叫,我被這突如其來的突發事件嚇呆了,一時不知所措,站在原地不動,准備用水桶防禦,見狀那只小狗後腿成弓步,面目凶惡,仿佛即刻要向我發起攻擊。我內心膽怯,嘴裏厲聲呵斥,佯裝鎮靜。小狗也不敢輕易發起攻勢,就這樣小狗“汪汪“狂叫,我原地不動,我們陷入僵持。我的雪纖瘦真正無創拉皮 強勢登場心毛骨悚然,仿佛已經挨了狗兒的一咬,渾身被一種靈異包裹,頭皮發麻,我原本不知道狗的叫聲居然如此厲害,今天算是較量了。

那只小狗見我並不示弱,無奈中停止咆哮,轉而又和那只靜默在較遠的一旁在觀看中等待的老狗繼續玩跳,我小心謹慎的瞻前顧後,挪動自己的步伐,眼光關注著那只小狗想確定它是真的放棄了挑逗的刺激,可是那只小狗見我欲走,又想從後攻其不備,我只好再次停下腳步,彎下腰,順手撿起一顆石頭,看來我也只好自我防衛了。我知道這樣一來,我勢必要和它展開一次具有攻擊性的戰鬥,這場戰鬥誰勝誰負還不可預見,因為我天性怕狗,如果它來硬的我勢必先敗下陣來,我們之間進行著一場心理戰,特別對於我……
那種靈異的感覺越發真切,仿佛從我的靈魂深處不斷向外滲透後又從我的頭皮蒸發,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這一切的真切,難道真有鬼魂附身之說?小時候老人常說:狗的眼睛是最明亮的,可以分辨出人和鬼,只要有鬼魂附了身一遇見狗,狗就會用叫聲嚇走鬼……伴著那只狗不停地狂叫,我陷入毛骨悚然的泥淖,頭暈目眩。我不知道該怎樣結束這場持久戰,最好是那只狗知難而退,否則我真不知該怎麼辦了……

我就這樣僵持著。我的耐性到了極限,神經緊繃。還好,我的穴位埋線心松弛了一下,那只狗或許是叫累了吧,或許是自覺沒趣了吧,或是附在我身上的鬼魂已經被它嚇跑了吧……我不得而知,那只狗又轉身和那只等待它的老狗繼續親呢去了。這一次它真是放棄了,不再是狡黠的以退為攻。在得到確定答案後,我才敢於再次邁開我回家的步伐。

無意中經曆了這麼一遭,仿佛覺著有寫下的必要,因為在我們時常的生活中也難免有被“瘋狗”咬一下的時候。有時候有一些事情是不隨著你的意願改變的,有時候你無意的一個舉動也會為你招來“瘋狗”狂叫:一個耳光,一段謾罵,一段不愉快,一個口角……我一直不明白:由此怎麼就可以生出那麼多事端?在一些無法避免的無辜的傷害後,我們僅用一句:我錯了,我後悔了,我太沖動了,我也不知道當時是怎麼了……就這樣輕描淡寫的掩蓋,試圖去彌補無辜的傷害,得到別人的諒解,這不是自欺欺人嗎?這也不過是強勢者借以欺負弱小者的軟化武器,其真正地殺傷力遠比現象難以預見。

歸根結底是不是我們內心深處缺少了什麼重要的不可失的東西?我們的心理健康是不是出現了異常?過錯是無法彌補的,即使彌補也無法痊愈如初。知錯了還知悔改,總也比執迷不悟,一意孤行聊以寬慰無辜受傷的Cosmo 姊妹裙心靈一點慰藉!但凡事只有自己遇見才懂得計較與不必計較之間的權衡,我們可以將自己的過錯一股腦全部推卸給別人,我們卻無法坦然面對自己內心的安寧。故而有的人為了尋求內心安寧大行施善,彌補自己的罪過,以求安生。可是有的人依然如故,惟我獨尊,肆無忌憚,傷害無辜,令人避而遠之。不知有一天厄運臨身,他可否會有所醒悟?悔恨交加,難脫懲罰?一定會。

無意中這麼一只小狗,異樣的舉動,波及我內心的漣漪,聊作一記共享。


同じカテゴリー(生活百事達)の記事画像
ネプリーグ 応募は巷で話題になっているみたいです 。
ごくろうさま
早安,世界
Warriors star steals Benji's thunder
生存的目的和生命的尊嚴
Edben wins ATP match in Colombia
同じカテゴリー(生活百事達)の記事
 釣魚大王 (2014-02-26 15:36)
 ネプリーグ 応募は巷で話題になっているみたいです 。 (2013-10-09 11:55)
 ごくろうさま (2013-08-23 18:21)
 早安,世界 (2013-08-23 18:19)
 Warriors star steals Benji's thunder (2013-08-23 18:19)
 生存的目的和生命的尊嚴 (2013-08-16 15:19)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