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06月14日

噯乃一聲春歸處,夢裏千次水江南


曲巷弓橋鳴翠蟬,花繁如錦籠綠煙。噯乃一聲春歸處,夢回千次水江南。

那是年少,喜歡在一個恬靜的小城作畫,沒有筆墨揮灑間的豪氣,卻也是有種性情。於是,那天。走進一個纖細的小城,如同流水一般,平緩而細膩。

踏過咯吱作響的青石板小路,撫摸過略帶濕氣的石牆,慢慢地走進一個小弄堂。那是一個身著素衣的女子,安靜的坐於石階上,面容清秀附著著一點點看不透的憂傷。雙目盈盈望著遠處,似在思索些什麼亦或是等待。小城,特別像這樣煙雨江南裏的古鎮,那是無數個憂傷故事的背景。女子等待著不知歸期的情郎,那種等待的目光望斷秋水,那種等待如不見邊際的汪洋深海。思念讓人深沒,不見天日。我如同那個女子一般,伸出手去,抓不住什麼,握在手中只剩空虛,在天地另一端凝望著分離、等待。只誰這樣說過:只要愛不朽,意不絕,終有華枝春滿的一天。一世清淺,多麼深的情感都載不動離愁,永遠都劃不到相守的彼岸。小城裏的女子哦,請讓我為你添一筆墨跡,與你的淚一同寫下他看不到的心意。

到了晚霞濕透了小城,如波的心潮漸次消翳。岸邊有個高傲的身影,只為彈奏出一曲曲笑破紅塵的挽歌,無休無息,彈指間的芳華搖曳著零落的悲鳴。殘陽血色,小城是令人心醉的江南,也是揮散不去的傷悲。溪流冷月,是日如舊。不知何時、何處,飄來一爐歲月的沉香,熏染著欲說還羞的惆悵。人如浮花浪蕊,漂浮著,流離著。

一直以為,最美的江南是煙雨中的,最美的小城是雨過之後的“盈盈秋水,淡淡春山”來到小城,覺得最美的是小城裏的人,小城訴說的故事。這個纖細的小城在歲月中浸染得愈發清豔。

我是這樣一個人:既耽溺於世俗,又欽羨於桃源。靜美如蘭、妖豔如桃都是我難以忘懷的美遇。所以這樣一個恬美的小城如同夢中易碎的明月光,淒風冷雨籠罩著她,卻靠不近,無論時光怎麼顛沛,小城永遠保留著一塊淨土。沉溺於這樸素的城中,即便是人生的曲折也會給陰霾的霧靄於光明的希望。於是,把目光投向一棵樹、一株草、一座城。讀些單純的顏色,欣賞風中那些質樸的搖曳。人在路途中必要的在這樣沉澱冗雜的地方遺忘一些東西。聽聽河水淌過的悠緩,魚兒遊戲的歡快,小城人的嬉笑怒罵。讀讀那薄薄的一卷愛情,有淚無怒,苦澀卻又心醉。癡了恒古,淒美了恒古。

我打小城走過,有那麼一瞬間想,也許,幾百年前也有那麼一個人,站在這裏,望著流水依稀的漂泊踉蹌的孤舟微笑。櫓聲俟乃,喚起時間不曾沉默的部分。我聽見遠處“式微,式微,胡不歸?”的絕美佳詞。看著一張張陌生卻又如此親切的臉孔,斯事、斯人已漸行漸遠。簾卷西風,吹幹筆尖綻放的經年,在墨色裏隱去悲傷,各不相見、且聽風吟,且吟且行。若我可以化為一縷塵埃,便會繾綣在這段時光裏。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,將小城沉澱在記憶深處。偶爾,還念。

器城自隔賞心此遇。是一種釋然,一種自由,一種豁達。倘若可以,請將我的名字和小城寫在新的詩篇裏,一起,等待,下一個雨季,傾聽花開的聲音。

噯乃一聲春歸處,夢回千次水江南。


同じカテゴリー(生活百事達)の記事画像
ネプリーグ 応募は巷で話題になっているみたいです 。
ごくろうさま
早安,世界
Warriors star steals Benji's thunder
生存的目的和生命的尊嚴
Edben wins ATP match in Colombia
同じカテゴリー(生活百事達)の記事
 釣魚大王 (2014-02-26 15:36)
 ネプリーグ 応募は巷で話題になっているみたいです 。 (2013-10-09 11:55)
 ごくろうさま (2013-08-23 18:21)
 早安,世界 (2013-08-23 18:19)
 Warriors star steals Benji's thunder (2013-08-23 18:19)
 生存的目的和生命的尊嚴 (2013-08-16 15:19)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