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07月16日

永寧—舞動著夢的翅膀在飛翔


永寧變了!是的,變了。這片蟄居在陝北腹地,曾經一度被慣於貧窮落後的窮鄉僻壤之地,在時代的偉大進程中,舒長袖,舞東風,實現了從貧窮走向富裕的翻天覆地的變化,留給世人幾多驚喜與感歎。

時光易逝,記憶猶存。每憶永寧過去時,只要對永寧的發展稍有了解的人,總會唏噓感歎一番。而對於我這個出生在上世紀八十年代,土生土長的永寧人,更是感慨頗多。

那時的永寧,與貧窮相伴,與落後共存。廣袤的土地,稀疏散落的村莊,破敗的茅草屋與土窯洞,衣衫不整的農戶人與迷茫的眼神,到處透著希裏死寂的氣息,讓人感受到的只是壓抑與絕望的氛圍,找不到一絲充滿了希冀的生機。只有當夕陽西下,農人下山,牛羊歸圈,炊煙嫋嫋升起時,整個村莊才會在吵鬧與喧囂中略顯得有點生機。遠望,群山相阻;俯視,溝壑相隔。出門全靠兩腿行走,運輸全靠人背牲口馱。在當時這個封閉落後的環境中,可憐的父輩們,早出晚歸,面朝黃土背朝天地在那充徹著黃褐的山山窪窪間揮汗如雨的勞作,換回來的卻是每年都在溫飽線上掙紮的不景氣境況。煤油燈,馱水的驢,走不完的羊腸小道,忘不了的穀澗山泉水,這一切兒時的畫面,現在每每憶起來,總會讓我的內心波瀾起伏,久久難以平息。

農村貧窮落後,而坐落在洛河之畔的政府駐地亦是一片荒涼。四面環山的小鎮,雜亂的排列著破舊的人字形瓦房,房頂上長著茅草青苔,在白花花的太陽光下,泛著蒼白的光,愈顯得古舊破敗。殘破的街道,坑坑窪窪,每當有雨雪天光臨時,更是一片狼藉不堪。鎮小,交通更不好。連接小城鎮走向大山外邊只有唯一的一條土路,顛顛簸簸的。每當雨雪季節到來時,幾乎失去了通行的功效,小鎮也就斷絕了和外界一切交流,不管你有多少著急與焦慮,都消逝在了無奈與無助的等待之中。

歲月記述了滄桑,夢想鑄就了輝煌。當神州大地到處春潮湧動時,永寧,這片古老的土地,在悠長的曆史中所孕育的夢想之花,在時代的陽光下,終於悄然開放了。

如今,只要你行走在永寧的山山水水之間,細細打量發生的點點滴滴變化,慢慢找尋那深埋心底所珍藏的記憶,你會無不贊歎這片土地所蘊著的深厚底蘊,贊歎這裏人民的勤勞與智慧,更贊歎這個時代的偉大與輝煌。曾經被黃褐色充徹的山山峁峁,都換上了綠色的新裝;曾經群山綿亙,溝壑縱橫的自然天塹,被如織的柏油路環繞,變成了便捷的坦途。山青了,水秀了,綠蔭之間,不見了兒時的土窯洞與茅草屋。放眼望去,群山相擁之間是碧綠的農田和成片的果園;跨步尋去,綠樹隱喻之處是窗幾明亮、庭院寬敞的新農村莊。如若你信步走入一戶人家的院子裏,總會得到主人的熱情招待。嶄新的家具,齊全的電器,白花花的自來水,以及主人臉上蕩漾的幸福與喜悅,你可能一時還不敢相信這是永寧如今農村真實的生活。農村變樣了,人民富裕了,而崛起在洛水河畔的永寧小鎮,更是變了。在這裏,樓房林立,街道寬闊,設施齊全,商賈雲集。細細品味,大城市的氣息在這裏也悄然的飄散著。你看,那一排排整齊的居民新居,是那樣的讓人神清氣爽;那一幢幢拔地而起的公租樓房,又給小鎮平添了幾分都市的氣息。街道上,行人熙熙攘攘;店鋪裏,交易聲音此起彼伏,處處湧動著激情,散發著生機。每當夜幕降臨時,小鎮籠在了次第亮起來的燈光中,顯得是那樣的安詳。而徜徉的洛河之水,在七彩的霓虹燈光映照下,一片流光溢彩。山上的星星燈也亮了,與天上的星星交相輝映。廣場上的音樂噴泉激情盎然的噴湧著,伴著曼妙的廣場舞,盛贊這個和諧奮進的時代。

時間依舊流逝,信念依舊堅定!永寧,這顆崛起於洛水之畔的新星,將在偉大中國夢的指引下,伴著時代鏗鏘前行的步調,舞動著夢的翅膀,繼續會書寫出更多使人憧憬、令人向往的輝煌。


同じカテゴリー(生活百事達)の記事画像
ネプリーグ 応募は巷で話題になっているみたいです 。
ごくろうさま
早安,世界
Warriors star steals Benji's thunder
生存的目的和生命的尊嚴
Edben wins ATP match in Colombia
同じカテゴリー(生活百事達)の記事
 釣魚大王 (2014-02-26 15:36)
 ネプリーグ 応募は巷で話題になっているみたいです 。 (2013-10-09 11:55)
 ごくろうさま (2013-08-23 18:21)
 早安,世界 (2013-08-23 18:19)
 Warriors star steals Benji's thunder (2013-08-23 18:19)
 生存的目的和生命的尊嚴 (2013-08-16 15:19)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