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08月04日

夏,只余留在记忆



外柳树上嫩绿色的枝条被时间染成深绿,也变得纤纤瘦长了,垂首的柳条,随着风在一波一荡,在空中舞蹈。阳光,不知从何时起,已不再温柔和煦,烈日灼灼,刺眼的光芒,只让人觉得燥热烦闷。抹去额间的细密汗珠,才幡然醒悟,原是夏来了。

城市里的夏天来得悄无声息,没有蝉鸣,更无蛙叫,有的,只是常年累月的喧嚣和尘土飞扬。

站在城市的最中央,我俯瞰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,高楼林立,大厦巍峨,车如流水马如龙,这里,便是红尘之上被叫做盛世繁华的地方。可这繁华盛世,一年四季,终也只有一色,该是夏天了,但眼前物,非心间景。不禁怅然喟叹,夏天,只余留在记忆里了。

“人皆苦炎热,我爱夏日长”。爱她的耀眼美丽,爱她的热情如火,爱她那“芳菲歇去何须恨,夏木阴阴正可人”的自信傲娇,爱她那“过雨荷花满院香,沈李浮瓜冰雪凉”的温香清凉,爱她那“仲夏苦夜短,开轩纳微凉”的舒适惬意。

最爱的,是她的勃勃生机。生命在夏天,尤为可爱与充满活力,记得家门前有一颗硕大结实的梧桐树,枝桠粗壮。每到夏日,满树碧绿的枝叶,繁茂密实,郁郁葱葱,最喜欢坐在树下看书,摊开的书页上,落下斑驳的树影,一阵风过,光与影重叠在一起,风吹起了发丝,也飘散了思绪。

幼时的夏日,似乎并没有过分的苦热,五点多晨起,依稀感受到丝丝凉意,天际已可看到一轮轮廓分明的圆日。朝霞明媚绚丽,渐渐的在天边蔓延浸染,不多时,东方的那一片天,便呈现出一种妖娆的橙色光芒,瑰丽缤纷,霞光万丈。

而当日上三竿,早起做农活的人们就收拾好农具,满足地往家走去,趁阳光未热,趁时辰正好,辛勤的庄稼人,大抵已做完一天的活儿。

午后小憩,那时还没有空调,因为节俭,风扇也是不大用的,一家几个人,或是凉席,或是凉椅,皆自得其乐。家里最小的孩子,总是格外被大人所疼爱的,蒲扇左右摇摆,散发的凉意让人昏昏欲睡,最终,香甜了梦境。

最美的是仲夏夜,皎洁素白的月亮,镶嵌于天空,挥洒了一地清辉,星星在眨眼,如棋子般散布在深蓝色的棋盘上。浩瀚缥缈的苍穹在眼中,虫鸟啾鸣的欢闹萦绕在耳里,而最亲最敬的人,就在身旁,莫不是,岁月静好?

花,在夏日绚烂,树,在夏日葱茏,水,在夏日清冽,志,在夏日高远,而青春,则在夏日放肆的张扬。夏,只余留在记忆中了。虽无限怅惘,也只能将那份记忆如美酒封存珍藏,待时日更长,便愈蕴久持香。

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